雷眼观察丨金哲宏虽被改判无罪 但正义仍需向前奔跑

入狱23年后,50岁的金哲宏终于获得了清白之身。2018年11月30日上午,吉林省高院对原审被告人金哲宏故意杀人案进行再审宣判:认定金哲宏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决定撤销原审判决,判决金哲宏无罪。

金哲宏现年50岁,入狱至今已23年。1995年9月,,20岁的少女李莹被发现遇害。不久后,当地人金哲宏被警方锁定为杀人嫌犯。从案发到2000年的5年中,该案经历了3次一审,2次发回重审,金哲宏4次被判处死缓。

1997年12月,吉林省高院将此案发回重审,之后吉林市中院再次判处死缓。

1998年10月,吉林省高院第二次裁定发回重审。该案在吉林市中院第三次审理后,仍旧判处死缓。

2000年8月23日,吉林省高院在终审裁定中,维持了吉林市中院对金哲宏的死缓判决。

2014年7月29日,澎湃新闻对该案进行报道,同日吉林高院回应称,将对该案进行复查;

2018年11月30日,018年11月30日上午,吉林省高院对原审被告人金哲宏故意杀人案进行再审宣判:认定金哲宏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决定撤销原审判决,判决金哲宏无罪。

从之前曝光的案情看,无论是事实证据还是办案程序,此案都存在明显的硬伤。比如,缺少直接的物证和人证,没有现场勘查笔录,法医鉴定中甚至缺失金哲宏作案的脚印、头发、指纹、精斑等。又比如,判决书认定事实前后矛盾,而且未能查明“作案动机”“第一现场”“被害人死亡的具体日期”等关键情况。

证据是定罪量刑的基础。我国《刑事诉讼法》明确规定,“证据不足,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,应当作出证据不足、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”。根据最高法《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〉的解释》,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,“原判决、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”,经审理“事实仍无法查清,证据不足,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,应当撤销原判决、裁定,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”。基于证据多有瑕疵,无法形成有效的证据锁链,金哲宏案改判无罪,本在情理之中。

尽管是一份“证据不足”的无罪判决,但金哲宏案此次判决的法律效力并不逊色,对于蒙冤多年的金哲宏,价值同样重如千钧。眼前的这份判决书,不仅意味着他从此摆脱了千夫所指的罪犯身份,更为再审改判后依法获得国家赔偿、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,赢得了司法层面的支持。

金哲宏案经历了3次一审,2次发回重审,4次被判死缓。在狱中二十余年,金哲宏持续申诉。出事以后,金宏哲的母亲受到强烈打击,不久后就去世了,妻子也带着两岁的孩子改嫁了。金哲宏在家里排行老五,除了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,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。金哲宏出事以后,家人一直为他奔走,但持续多年没有结果。迫于生计,金家兄妹将案件委托给律师,陆续到韩国打工。

一个人进去时青春活力,出来时拄着双拐步履蹒跚,眼里写满了岁月的忧伤与沧桑,一个人最好的年华都在监狱渡过了。一关就是23年,这关的不只是一个人的肉体,还把他的青春、他的理想、他的人生,及他所有的希望都关进去了,可到最后,一纸判决告诉他,你这个案子是冤案,你是被冤枉的。在很多媒体看来这是法治的胜利,是正义的胜利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所谓的正义不仅仅是一份判决书,除了无罪判决、国家救济,司法追责同样是正义的一部分。

尤其不能忽视的是,金哲宏案的办案过程,还有刑讯逼供和诱供之嫌。根据法医鉴定,金哲宏“前胸三处疤痕系外伤所致”。究竟是什么导致了金哲宏受到这些外伤,到底有没有刑讯逼供等违法行为,这些颇为关键的情况,也应一并查清。如果证实存在违法行为,对于有关责任人员,就应当依法追究行政,甚至是刑事责任。

审判规律来看,世上并没有绝对正确、永远无错的司法判决。但这并不代表,对于正义“瑕疵”我们就能熟视无睹。刑罚是最严厉的惩罚,关系公民的人身自由、财产权利等,薄薄的一纸错误判决书,往往意味着,一位无辜公民人生轨迹的急转直下。

金哲宏案再审改判无罪后,赔偿救济、司法追责等方面的“亡羊补牢”宜尽早启动。人生实短,别让蒙冤者再跑一场“马拉松”。